冯昭奎:日美“能源同盟”或影响国际格局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2018-10-04

冯昭奎:日美“能源同盟”或影响国际格局||摘要:日美两国的所谓“能源资源同盟”如果得到落实,不仅可能为日美两国的能源安全注入正能量,甚至可能对整个国际能源格局乃至政治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作为严重缺乏化石能源储量的“资源小国”,日本的能源消费高居世界第四位,其所需石油的%、煤炭的%、天然气的%都依赖进口。

此外,日本核电所需的铀也几乎全部依靠进口,日本包括核电的能源自给率达%,除去核能的能源自给率只有%,在发达国家中最低。

当前,日本能源安全的一大风险就是对于政治和治安形势不稳的中东地区油气资源的依赖程度过高。

在福岛核电站事故后,日本不得不更多依赖火力发电,在2012年度火力发电占总发电量的比例达到%,创历史新高。

迄今日本的石油、天然气进口来源仍多在中东地区,日本石油进口对中东地区的依存度从1973年度的78%上升到2012年度的83%,其中经由或可能被战云笼罩的霍尔木兹海峡进口的石油占石油进口总量的比例高达80%。

然而,近年来美国“页岩气革命”和美洲油气资源新轴心崛起,将大有助于日本逐步减少对中东地区等不稳定地区的油气进口的依赖,对确保油气资源的运输安全也很有利。

目前,日本一方面加大天然气在一次能源结构、特别是发电燃料结构中的比重,另一方面紧傍美加澳等能源富国,积极谋求从美加澳进口或扩大进口液化天然气等能源资源。 不久前,日本政府提出了“对日资源稳定供应国”的概念,美洲能源供给新轴心的崛起将使日本有机会通过比较稳定的“太平洋能源运输线”增加从美国、加拿大等“对日资源稳定供应国”的能源进口,同时减少从“不稳定供应国”经由不太稳定的能源运输线(例如经常有海盗出没的马六甲海峡等)的能源进口,以便更有效地维护其能源安全。

为此,美国“页岩气革命”和美洲能源供给新轴心的崛起堪称日本确保其能源安全的一大机遇。

日本能源安全的另一大风险是核电的风险。

福岛核电站事故虽在日本国内引起了反核电浪潮,但并没有让日本政府和有关专家对核电事业感到绝望,在今后一个时期,日本将可能在把握国民心理承受能力的前提下,增加启动一些安全性得到确认的已有核电站,并积极出口日本的核电技术和设备。 然而日本是一个地震多发国家,据专家预测,今后30年以内,在人口稠密、产业高度集中和发达的南关东地区发生七级地震的概率为70%。

因此,日本政府在具有本质安全的第四代核电反应堆开发成功以前,继续坚持发展核电的政策必然存在很大风险,但完全关闭核电站意味着日本的能源自给率降到区区的%。 这使得日本处于一种两难选择之中:发展核电有核电本身的安全风险,不发展核电则有能源自给率过低导致的风险。 现在,有一种机遇或可能帮助日本摆脱两难境地,这就是可燃冰的开发。

据日本有关机构测算,日本近海的可燃冰储量相当于日本国内约100年的天然气消耗量,可燃冰因而被日本能源界视为最有前景的新一代能源资源。

美国近年来由于经济不景气而削减了对可燃冰研发的经费投入,而日本政府却始终坚持巨额研发投入,日本开采可燃冰技术的进展迅速引起美国的关注,美国曾提出要与日本结成“能源资源同盟”。

纵观太平洋两岸,西边是“可燃冰革命”,东边是“页岩气革命”,日美两国的所谓“能源资源同盟”如果得到落实,不仅可能为日美两国的能源安全注入正能量,甚至可能对整个国际能源格局乃至政治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冯昭奎,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海外网专栏作者)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宋胜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