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培尔 宁明花山岩画的保护与开发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2018-10-04

花山岩画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左江流域,宁明县东南公里的花山屯北明江东岸,据北京大学碳十四年代实验室和地矿部岩溶地质研究所实验室对花山岩画西下压和压着画面的钟乳石标本测定,岩画下压标本年代为距今4200年,岩画上压标本年代最晚为距今1680年,大约相当于春秋战国至东汉时期。

在左江流域的宁明、龙州、崇左、扶绥、大新、天等、凭祥等地沿江分布摩崖壁画共89个点、189处、300组、5258个图像,花山岩画是其中规模最大的。

花山的壮语名为“岜来”,即花山被画得麻花之意,是到目前为止,我国发现的单体最大、内容最丰富、保存最完好的一处岩画。 明代张穆在《异闻录》中记载了花山岩画:“广西太平府有高崖数里,现兵马执刀杖,或有无首者。 ”可见至少在明代就已经有人关注过花山岩画。

宁明花山岩画分布在4个点上,有花山岩画、高山岩画、龙峡山岩画和珠山岩画,此次考察的主要是花山岩画。

花山岩画绘制在临江的绝壁上,整个画面长172多米,高约50米,面积为8000余平方米,有画像1900余个,均为朱色,其中有人、马、狗、刀、剑、铜鼓、羊角、钮钟等,人像最多,达1300多个。

距江面最高约90余米,底部高出江面30米,距离山脚一级阶地3—10米不等。

人像有正面、侧面之分,正面人像高大、高举双臂、马步站立、似做欢呼状。

可以从人物岩画中看出,处于中心位置、身材魁梧、头戴虎冠、身佩长剑、站在犬背上的人应该是这一队人中的首领。

侧身人像较多,有男有女,双手也高举过肩。 岩画比较完整,故事情节丰富,整体场面热烈,呈现出了广西骆越族的历史面貌。 整个岩画仅用一种朱色平涂在悬崖外壁上,有些类似书法中摩崖石刻仅书丹而未刻的状态。 经国家文物保护部门有关专家先后用科技手段对花山岩画的作画颜料进行过检测,发现其中的主要成分是一种天然矿物质原料——赤铁矿。 然而只有这天然赤矿粉,无法在坚硬、光滑而且直立的崖壁上作画,必须配以粘剂调合。 经过进一步检验,发现颜料里确实含有胶着剂成分,但具体是植物胶还是动物胶尚未检测出来。

历经千年也没褪去花山岩画的色彩,古人的聪明才智不得不让人钦佩。 尽管古人为我们留下了这么多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但花山岩画在历经了上千年的风雨洗礼之后,有些部位的画壁已经剥落,颜色也在逐渐减褪,有些甚至已经模糊不清。

以花山岩画为核心的花山文化,是岭南民族文化、南亚民族文化和壮族文化的共同生源,是最具特色、最有神秘感的少数民族文化之一。 随着前来考察人流的增加,如何更好地保护历史文化古迹,成为了目前最为重要的问题。

首先,最为重要的问题是对岩画本身的保护理念。 花山岩画是距今约2000年的文物遗存,本身的历史文献价值,是不可复制的。 如何在原址上保护,使花山岩画始终保持本来的面目才是最为重要的。 在花山岩画的保护与开发上,一定要吸取失败经验,确保岩画的原貌完整呈现。

其次,在具体的保护、开发措施上要周密论证。 比如,在考察中,听到有关人员讲解时提到,为保护岩画采用了一些最为先进的技术,但令人担心的是这些技术是否已经试验证明完全不会损害岩画本身?几年、几十年没有问题,是否能确定几百年以后不会对岩画造成损害?我们不能拿历史文物做试验品,我们无法承受这样的代价;再比如,在花山附近的新游乐设施与新景点的开发过程中,必须与岩壁保持足够的距离,更不能在施工的过程中对岩画本身、岩画所处的环境与视野造成损害;决不允许因为距离太近,而使得一些素质不高的人有机会在岩壁上触碰、刻画。

第三,积极引导专家学者对岩画的历史价值、文献价值、艺术价值进行深入研究。 当然,已经有像韩美林等艺术家将花山岩画运用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中。

但这还远远不够,对于花山岩画的研究,也可以从多角度深入展开,比如通过岩画本身的造型结构,对广西骆越族历史、风俗习惯进行研究,对花山岩画绘制材料、绘制方式进行分析,对图腾崇拜的文化内涵与美学意义,花山岩画对当代绘画的影响与启示,花山岩画的保护方式等等,也都值得进行专题研讨。 第四,不能以牺牲花山岩画周围的环境为代价来开发旅游经济。

旅游的发展,可以带动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但开发时不能破坏原有的生态环境,尤其是花山周围视野所能及区域的生态环境。

正如2013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并回答学生们提问时谈到的一样:“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 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不要为了修路,去砍伐树木;不要为了让游客来得更多,就不顾该地的旅游负荷能力。

“初识壁画认前朝,色自丹丹迹未凋”,这是我们希望通过有效的保护措施,使花山岩画达到的理想效果。

让人类文明与自然生态的这种浑然天成永远延续下去,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作者:朱培尔2017年中直党校秋季学期第六支部学员中国文联中国书法杂志社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