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强与二○一四年初出版的《侵华日军的滑铁卢 西峡口抗战纪实》一书 —— 西峡网 —— 西峡县惟一综合性新闻网站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2018-10-06

                >正文华中强与二○一四年初出版的《侵华日军的滑铁卢西峡口抗战纪实》一书  十四年晴耕雨写,三十多万字抗战笔记,一百多位亲历西峡口抗战老兵和农民口述……河南农民作家华中强一笔一笔写下二十多万字手稿,于二○一四年出版《侵华日军的滑铁卢西峡口抗战纪实》一书,翌年再版,影响...  十四年晴耕雨写,三十多万字抗战笔记,一百多位亲历西峡口抗战老兵和农民口述……河南农民作家华中强一笔一笔写下二十多万字手稿,于二○一四年出版《侵华日军的滑铁卢西峡口抗战纪实》一书,翌年再版,影响深远。

该书还原了侵华日军的滑铁卢──西峡口抗日战役。 这是日寇在中国发起的最后一次、有明确目标的进攻性战役,亦是中国抗日战争实际意义上的「最后一战」,华中强也成为内地第一位还原西峡口抗日战役这一重要抗日史实的作家。

  这位农民作家没有停下手中的笔,继续创作同名电视文学剧本,希望能将西峡口抗战搬上荧屏。

  一九四五年,为了转嫁太平洋战场上的败局,挽救其军国主义覆灭的命运,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孤注一掷,欲占领重庆,「攻西援东」解救日本本土危机,在中国悍然发动第二十二次大会战,也是最后一次会战:豫西鄂北会战(亦称「老河口─西峡口作战」)。

  全民抗战真实写照  民族的劫难,血腥的战火,把西峡口无情地推向历史的前台。

华中强的家乡就在与马鞍桥抗战遗址地一岭之隔的重阳镇寺沟村,村里的老辈人大都经历过七十多年前那场刻骨铭心的抗日战争。 小时候,他听父亲讲西峡口「打老日(方言)」的故事。

华中强的大伯父华德生一九四四年被抓壮丁,到开封抗日,为国捐躯抗日战场,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为了撰写《侵华日军的滑铁卢西峡口抗战纪实》,华中强整理西峡口城攻守战、马鞍桥歼灭战的资料,他发现那些舍生取义的中国的军人,哪怕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没有退却,他们中的很多人其实就是穿上军装没几天的农民,还有本土的民团士兵,他们胸中燃烧着怒火,迎着日军的炮火前赴后继地搏杀,义无反顾地为国赴死;面对日本侵略者的残暴和凶狠,以一种高贵的姿态去面对这场战争,去赢得这场战。

  抗日战争「最后一战」  华中强对大公报记者表示,西峡口抗战战况惨烈,彰显了中国抗日战争的全貌,是全民族抗战的经典缩影,是中华民族全民抗战的真实写照。

  他分析,从时间节点上说,西峡口抗日战役是日寇在中国发起的最后一次、有明确目标的进攻性战役,是中国抗日战争实际意义上的「最后一战」(被史界普遍公认「最后一战」的湘西雪峰山战役,始于一九四五年四月九日,至六月七日);西峡口抗战由一九四五年三月开始,鏖战近五个月时间,是中国抗战史上历时最长的一次战役(淞沪会战三个月时间)。

  从史实上说,在西峡口城举行的侵华日军战地投降仪式,是第二次中日战争史上唯一的一次;从抗战全局看,西峡口抗战遏制了日军西进的企图,确保了中国大后方的安全;从抗战主体看,西峡口抗战彰显了中国各个阶层抗日武装力量发挥的作用,是抗日战争中陆空配合、军民融合最为默契、合拍的成功战例;从整个历史进程看,西峡口抗战从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敌后战场的压力,为战后中原解放区的开辟创造了条件。   然而,这场大长中国人志气、侵华日军滑铁卢的抗日战役,在以往的军史中叙述不多,可以说是鲜为人知。

华中强认为有两点原因:其一是历史原因。 抗战胜利后,西峡口抗战的前敌总指挥、国民党第三十一集团军副司令长官孙尉如、五十五师师长李守正等很多国民党将官在内战前起义,国民党八十五军军长吴绍周在淮海战役投诚等,这些都是国民党政治集团所不愿看到的事实,所以有意淡化这段历史;二是自然沿革的因素。

因为一九四五年时,西峡口是内乡县的一个区,解放后西峡又单独划县,区划的改变对此也会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 (熊君慧)。